“从前有三个人,这三个人分别是一个瞎子,一个哑巴,一个聋子。瞎子看不见前头的深沟,往往摔得头破血流,这个是傻子;哑巴少一张嘴来辩解他的所作所为,人们看他是疯子;剩下那个是骗子,他可以不看、不说,但他每每听见那些声音,成为他夜半三更的噩梦,他受不了,所以刺聋自己的耳朵。”


“后来怎么样?”


“后来?后来瞎的送了性命,哑的冷眼受尽,聋子永生永世不得安宁。”


不挑明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。

随便写的东西,无主题

来自:定向暸望塔-012 01:39:49

收信者:Site-CN-34 反应与处理部门

标题:超常事件-063[标记为:MU]


监测到天气类异常现象,气象云团(地理坐标已发送)处于形成状态。预计超常事件-063将于15分钟内发生。是否遵循 METEOROLOGY-210协议以进行遏止?


_ _


选择否申请:进一步观测su-063以获得详细数据_


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


上海_九...

匆匆忙忙记下来的东西



光一定是世界上最孤独的东西。

它们从诞生的瞬间就开始了永无止息的奔跑,亿万年的岁月如洪流经身。

它们跑得那么快,谁也追不上,谁也留不住,只能一直、一直向前,身后是漫天繁星。

它们无谓起点,不在意归途。一往无前,向着茫茫暗夜的更深处。哪怕发源的恒星如沙砾飘零,黑洞的巨口吞噬万物,希望如星云般寒冷稀疏。

那又是何种奇迹,让今夜星光得以闪烁在你眼底,将你的面容共存于流云、小溪与草地?

银白色的丝线垂下星月

天空是温柔的黑天鹅绒

云彩的暗影飞向西方

星星滑落在草尖上

静静的小溪流在半空

青鸟在溪中轻柔地游

你旋起天蓝裙角,拂过蝴蝶敛翼的花草

染上白昼的辉光,夜里的太阳


厦门的展上看见了一个小小的雷王星三皇子
超——可爱
想写见习骑士安和皇子雷的小甜饼

跟泰迪玩着玩着就睡着了
爪子伸出来的话肉垫会冷吗?

© 不约儿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