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金会档案-中分部往事(scp基金会相关/原创)

第三章发车


我和华叔见最后一面是在腊月廿八。刚从南线开下来,他一路催逼着我赶路,三个住宿点强行压成一个,就为了在年关前赶到成都。我刚换下来,边打着呵欠边说:“我说叔啊,你就非得把我撂这头不可?孤家寡人的,市里过年有什么意思,还不如在路上跑哦。”


“啥子孤家寡人?你个瓜娃子一年到头嘴里就没几句好的,大过年的说点吉利话,懂得?”华叔连超三辆,看都懒得看一眼。川藏线上管有经验的司机带新手叫遛。海叔是这行上快成精的人物,用他的话说就是闭上眼开都行。几年间我承蒙他提点,已经不是之前那个青头了,然而在他眼中还是菜鸟一个。


“懂,当然懂,一路平安嘛。今年这川藏线南来北往一条道儿,谁个人不知...

基金会档案-中分部往事(scp基金会相关/原创)

第二章清梦


十二年前,上海,我在陆家嘴看大门。正是春寒料峭的天气,搞来的小电暖挺过了最冷的俩月,终于在气温回升时跟着升天了,也算牺牲在岗位上,我在椅子里睡成一团。


诸位见笑,鄙人高中没毕业,进社会摸爬滚打三四年一事无成,二十岁上开始跑长途,跟着川藏线一个老司机,大名华荣春,我称他一声华叔。俗话说得好,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,这华叔跑长途得有七、八年,开起车来脚踩风火轮,手拿乾坤圈,心藏千山万壑,满身风土人情,为这一行的魁首,也算我半个师傅。老以技术烂为理由把我撵到副驾上自己指点江山。


华叔开车的路子就一个字儿——野,照他那个人行道外唯我独尊的开法总有一天得把自己搞进沟里去,没...

基金会档案-中分部往事(scp基金会相关/原创)

人类到如今已经繁衍了250000年,只有最近的4000年是有意义的。

 所以,我们在将近250000年中在干嘛?我们躲在山洞中,围坐在小小的篝火边,畏惧那些我们不懂得的事物——那些关于太阳如何升起的解释,那些人头鸟身的怪物,那些有生命的石头。所以我们称他们为“神”和“恶魔”,并向他们祈求宽恕和祈祷拯救。

 之后,他们的数量在减少,我们的数量在增加。当我们恐惧的事物越来越少,我们开始更理智的看待这个世界。然而,不能解释的事物并没有消失,好像宇宙故意要表现出荒谬与...

“从前有三个人,这三个人分别是一个瞎子,一个哑巴,一个聋子。瞎子看不见前头的深沟,往往摔得头破血流,这个是傻子;哑巴少一张嘴来辩解他的所作所为,人们看他是疯子;剩下那个是骗子,他可以不看、不说,但他每每听见那些声音,成为他夜半三更的噩梦,他受不了,所以刺聋自己的耳朵。”


“后来怎么样?”


“后来?后来瞎的送了性命,哑的冷眼受尽,聋子永生永世不得安宁。”


不挑明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。

随便写的东西,无主题

来自:定向暸望塔-012 01:39:49

收信者:Site-CN-34 反应与处理部门

标题:超常事件-063[标记为:MU]


监测到天气类异常现象,气象云团(地理坐标已发送)处于形成状态。预计超常事件-063将于15分钟内发生。是否遵循 METEOROLOGY-210协议以进行遏止?


_ _


选择否申请:进一步观测su-063以获得详细数据_


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- 


上海_九...

厦门的展上看见了一个小小的雷王星三皇子
超——可爱
想写见习骑士安和皇子雷的小甜饼

跟泰迪玩着玩着就睡着了
爪子伸出来的话肉垫会冷吗?

© 不约儿童 | Powered by LOFTER